返回

第二章 亡命少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二章 亡命少年 (第1/3页)

    女的三十来岁样子,身材肥硕,披着赤红衣衫,头上戴一朵艳红巨花,面容粗俗丑陋,手中却提着一柄一人高的巨大狼牙棒。

    旁边男子则大约四十岁左右,身穿蓝色绸袍,面容普通,腰间插着一柄黄色木鞘短剑,手中举着一柄三尺长巨弩,上面驽匣空空如也,显然就是刚才对柳鸣发起攻击的利器。

    “你们不是黑龙卫?”柳鸣眼盯着二人,深吸一口气的问道。

    在凶岛独自生活了这般长时间,让他早就学会了在动手之前,先想尽办法找出对方的弱点所在。

    故而这番开口,既是询问试探,也是一种拖延时间的手段。

    实际上在目光闪动中,柳鸣脑中已经飞快转动不停起来。

    “女的,双臂粗大,脚步沉重,明显是力大体状之辈,可能在身法上略逊一些,但以其手中兵器的分量来看,绝不可能沾上分毫的。男的十指白皙稳健,目光阴沉,多半会什么特殊功夫,对其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小心……”

    对面二人自然不知道瘦弱少年短短时间内心中就这般多念头,但面对这般年少对手显然也是第一次事情,都露出几分颇感兴趣的表情。

    男子一手往腰间一抓,重新拿出一个装满钢矢的努匣往巨弩上装去,同时口中冰冷说道:

    “柳阳宗,瞻南郡阳元城人,七年前身犯欺君不敬大罪,被捕抓入南兰郡大牢,后病死狱中。其子柳鸣因为年幼免去一死,但被判在滁州死海凶岛囚困终生。但一个月前,凶岛因不明缘由沉入海底,岛上大部分囚犯一同葬入海底,只有柳鸣等十一人趁机逃出死海。现刑部发出银级追杀令加以追捕,生死不限。这些,没有说错吧。”

    男子话音刚落,旁边红衣丑妇也发出尖利的笑声:

    “小子,这个人是在七天前死在我夫妇手中的,看看可是你那些同伴中人?”

    随之她将腰间一个皮袋一扯而下,往地上一甩而去。

    “咕咚”一声,皮袋一个翻滚,从中滚出一颗血迹斑斑的人头来。

    人头满脸胡须,肌肤黝黑粗糙,嘴巴微张,看似也是四十来岁的年纪。

    少年目光往人头上一扫后,当即心中一沉,低叫了一声“铁头”。

    “既然你认得此人,看来是没错了。小子,你乖乖的束手就擒,我夫妇二人还可放你一马,拿回去关押说不定还能保住一条小命的。否则一旦动起手来,肯定是杀无赦。”蓝袍男子将驽匣熟练的重新换好后,往身前一横的说道。

    “两位对我了解如此清楚,是刑部供奉吧,不知是什么等阶的供奉?但拿这种话来哄骗我,难道真欺我年幼,对大玄律令不通不成!以我先前斩杀的捕快和黑龙卫之多,恐怕就是皇子大臣亲自作保,我也要受千刀万剐之刑的。”少年眨了眨眼睛,对蓝袍男子的话根本不信。

    蓝袍男子听到这番回答,哼了一声,没有开口否认什么。

    旁边的红衣丑妇,却咯咯一声的又说道:

    “想不到小兄弟年纪不大,竟对大玄律律令了解的这般多。从凶岛之人果然不凡,年纪再小也不能当成一般之人看待的。我夫妇的确是刑部的专属银鳞供奉,小兄弟以后到了黄泉之下,可不要怪我夫妇以大欺小了。夫君,动手吧!”

    丑妇说到最后,神色骤然一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