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七章:内心深处的痛楚(7)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七章:内心深处的痛楚(7) (第1/3页)

    饭后方莫寒去厨房帮忙,只留下任子安和唐茹在客厅里,唐茹像是早就知道任子安的用意,一副势在必得的姿态,坐在沙发上喝着茶。

    “是不是你去找了南栀?”任子安依旧是一脸默然的质问道。

    唐茹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吃惊的回复:“我?我去找她干嘛?”

    任子安的拳头渐渐握紧,眉间展露出愁意,当初他提出要娶南栀时,唐茹是死也不答应,说娶一个娱乐圈的女人是会伤了任家的脸面,坚决不允许自己和南栀交往,后来自己应允她的承诺,娶了方莫寒,可她依旧不放过南栀,现在顾南栀自杀,他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自己的母亲——任家大太太。

    任子安看到母亲这般态度,狠狠地丢下几句话,随后摔门而去。

    “如果让我知道是你害死了她,别怪我不留情!”

    唐茹松了一口气,疲惫的躺在沙发上,睡起了午觉。等到方莫寒收拾好后走进客厅时,看到她睡着了,随手为她盖上一个毯子,跟管家打个招呼也离开了任家。

    回到南苑别墅,天已经黯淡下来,她叫了半天才发现紫桐不在家,想必有事出去疯玩了,她换下衣服,只穿了一件露背的深绿睡衣,大概是昨天晚上在车上睡了一夜的缘故,她一躺到床上就呼呼入睡了。

    不知过了多久,方莫寒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吵醒,她朦胧的睁开睡眼,以为是紫桐回来了,也便没太在意,直到发觉有一双手正在床上乱摸,她才慌忙坐起来,叫出了声音“是谁?”

    周围黑漆漆的一片,没有任何回应,方莫寒摸索着打开了卧室的灯,才发现一个高大的身躯不知什么时候躺在了地板上,不省人事。

    方莫寒见状,从床上跳下来,将狼狈的任子安扶到了床上,任子安又是满身酒味,晕晕沉沉的,整个人显得颓废无比。

    感觉到有人正抓着自己,他迷惘的睁开双眸,一把将方莫寒压制在床上,用宽大的胳膊狠狠地牵制住瘦小的方莫寒。方莫寒被他压得生疼,用力的试图挣脱,可自己越是想逃离,越是被硬生生的搂到怀里。

    任子安疯狂着扒着方莫寒的睡衣,深绿色的睡衣瞬间被扒了下来,方莫寒雪白的肌肤暴露在任子安面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