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天涯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1.天涯岛 (第1/3页)

    已经是上午时分,海上的雾气还是很大。

    黄浊的海水滔滔不绝翻涌而来,浪头拍打在斑驳的渔船上,掀起的水珠漫天飞舞。

    王忆站在船头往前看,满眼都是铺天盖地的海雾。

    天与海被雾气衔接起来。

    看不见高处的天。

    也看不见远处的海。

    海天之间只有一片白茫茫。

    他心里面也是一片茫茫然。

    前几天突然有翁洲政府官员联系他,让他回老家王家村一趟。

    王家村是个海岛上的村庄,岛屿叫天涯岛,岛上破败空置,如今已经没有住户了。

    当地政府准备招商开发外海空置海岛,为了避免出现财产纠纷,便要求迁出的外岛居民返岛交割。

    王忆对于老家印象不深,他不到一周岁的时候便被父亲带到了内陆生活,此后他少时丧父,关于老家天涯村的了解仅限于父亲的回忆和一些老照片。

    按理说这种情况下翁洲政府不该联系他。

    奈何政府方面一番调查后发现能联系上的王家村百姓所剩无几,且几乎都是行动不便的老人了,就跟王忆进行联系,让他来代表村子主持村庄财产清点工作。

    为此当地政府还把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一本老族谱交给了他,另外一起给他的是村庄信息统计册。

    他正凝神观海琢磨此行事宜,铁壳船摇晃,负责送他上岛的船老大波叔笑呵呵的走了过来:

    “小老乡想什么呢?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这话把王忆给逗笑了。

    他没想到皮肤黝黑、总是一笑露出两扇黄板牙的老船夫能来这么一句文绉绉的诗。

    结果让他更没想到的是波叔这人很懂人心,看见他笑便猜出他的意思:

    “怎么了?是不是看老叔我一副大老粗的样子,就以为我只会说粗话、干粗活?”

    王忆急忙摆手:“不敢不敢,我听接待我的周领导介绍过,说波叔你可是老海狼、是福海万事通,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呢。”

    波叔大笑,故作老气横秋的说道:“小周这话不夸张,叔我别的不敢说,确实是见过大世面。”

    王忆掏出准备好的华子给他上了一支。

    顿时,灰烟缥缈。

    海雾变得呛鼻起来。

    透过烟雾,波叔浑浊的眼神竟有些深邃起来。

    “好烟,”他说道,“后生,听小周说,你还是个奶娃子的时候就被你爹娘带着离开天涯岛去了沪都,那你应当不了解咱外岛的历史。”

    “这个我还真了解,”王忆说道,“1934年外岛的福海开始建镇有了福海镇,然后逐渐的有了FH县。”

    “更往前推在前清光绪年间,当时状元张謇实业救国开办了江浙渔业公司,那时候有渔轮便在福海一带开始作业,从此福海成为了重要渔港。”

    正准备装逼开大的波叔愣住了:“啊?你不是没满周岁就离开咱这里了吗?那怎么还知道这些事?”

    王忆说道:“我父亲生前给我讲的,他对家乡很有感情,只是他是教师,后来被调到内陆教书,不得不离开家乡。”

    波叔笑道:“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离乡的游子哪个对家乡没有感情?”

    他回归话题重整旗鼓开始装逼:“咱家乡渔场有四大渔汛,春季小黄渔汛、夏季墨鱼汛和大黄鱼汛、冬季带鱼汛,你爹给你讲过这些渔汛吗?”

    王忆要说话,波叔以凌厉眼神注视他。

    这个社会还能不能好了?我们做前辈的要怎么样才能装逼?

    注意到这个眼神,王忆吐到嗓子眼里的话拐了个弯,说道:“这个我父亲没讲过。”

    波叔满意的吐出一个烟圈,说道:“那我今天要给你好好讲讲,为什么要讲这个呢?”

    “因为你别看咱们外岛现在人口凋敝落魄了,曾经也是阔过的。”

    “就说这个七八十年代的赶渔汛,特别是冬季带鱼汛,这个是四大渔汛里产量最高、规模最大的,从立冬开始,小雪小抲、大雪大抲、冬至旺抲,一直能到大寒呢。”

    “那时候咱们福海外岛可热闹了,往常人口不到五万人,到了冬季渔汛开始,我跟你讲你不要不信——到时候全国沿海一下子要来几十万人、好几万条船呢!”

    王忆适时的发出感叹声。

    波叔回给他一个‘你很懂事’的眼神。

    他又抽了口烟说道:“渔汛一起,咱们各个岛上会冒出来几百个大大小小的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