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9.大小苦孩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9.大小苦孩子 (第1/3页)

    收拾屋子好办,难办的是补屋顶。

    天涯岛上的房屋多数是海草房,祖传的样式,祖传的手艺。

    这种房子以石为墙,海草覆顶。

    有点像以前内陆的茅草屋,但要更舒服,因为海草含盐量大,海盐隔热,住着冬暖夏凉,还能防虫蛀、防霉烂,最重要的是阻燃能力强。

    渔家最怕火,每家每户都是靠渔船、渔具和渔网过活,而这些东西容易燃烧。

    部队的营房也是海草房,王向红回忆说,这是当初得知部队要来岛上驻扎,他发动王家人出工出力给建起来的。

    “当年还登过报呢,大报纸,解放军报,六几年的来着?”来看热闹的老汉王祥芝问道。

    王向红笑眯眯的说道:“六五年四月,标题叫天涯岛新军营见闻——军民一家鱼水情深。”

    王祥芝说道:“对,六五年部队来了,然后当时看到咱给建了军营,战士们很感动,一定要给咱们钱,但咱们能要吗?咱王家也不少子弟当兵,这些战士就跟咱家孩子一样。”

    “部队干部看咱们死活不要钱,就给咱打水井、开垦山林做田地,还挨家挨户发了五斤小米呢,说起来还是咱占了部队的光。”

    “毛委员的战士有纪律,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又有老人赞赏的说道。

    王向红笑道:“先不说这个,话题扯远了,先得想想办法把屋顶给苫一苫。”

    他给王忆介绍,建一栋海草房需要70多道工序,全是手工,需要有瓦匠、木匠、石匠、苫匠四个工种的配合。

    这其中由苫匠苫房顶是最为重要的一道工序,也是其他工匠所不能替代的。

    要修补屋顶就需要苫匠和海草,王向红说道:“刚才红梅说的对,让大迷糊过来上工吧。他不会撒网不会下钩,那就让他捞海草、晒海草,赶在谷雨前给收拾妥当。”

    “对,快到谷雨了,说不准哪天就下雨,是得抓点紧。”王东喜点点头。

    众人在这里热闹到一点多钟还不肯走。

    王向红一挥手下命令:“行了,都赶紧回去吃晌午饭,吃完了歇歇,下午还得上工呢,眼前正是汛期,千金难买好汛头,抢潮要紧。”

    王忆跟着他回去吃饭。

    昨晚剩下一些菜,中午就是吃剩菜了。

    王忆又悄悄地放开了腰带……

    时刻准备着!

    秀芳利索的收拾饭菜。

    昨晚剩菜有小海螺、扇贝、淡菜之类,她连同上午刚捞的小杂鱼一起放锅里炖,点了酱油又围着铁锅糊了点饼子,所以午饭挺丰盛的。

    端菜的时候她说道:“王老师,你昨天给我的瓶子里我看着有一瓶子菜油?我闻了闻真香,是花生油吧?”

    王忆分筷子,道:“对。”

    秀芳立马说道:“那你得拿走,花生油多金贵……”

    “哎呀嫂子快别说了,给你就是给你了,”王忆打断她的话,“这个城里有呢,我是大学生,国家给补贴,不缺花生油。”

    秀芳有些羡慕的说道:“城里还是富庶。”

    她男人王东方洗手走进来,说道:“爹啊,现在城里富庶了,咱也不能受穷,咱得想想办法一样过上好日子。”

    “现在日子还不好?饿着你了?冻着你了?”王向红不悦,“你自己打个哈欠闻一闻,嘴里还有酒味肉味呢,这就不满足了?”

    王东方说道:“不是,爹,我这嘴里的酒味肉味是昨晚请庄同志的客留下的,平日里我也捞不着是不是?平时不都是吃咸鱼糊饼子吗?”

    “我不是不满足,你是支书是村长,又是老党员,党员得带头致富嘛,城里……”

    “城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