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6.返回2022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16.返回2022 (第1/3页)

    十舸争流。

    艄公们摇橹,渔船冲破海浪奔驰向天涯岛。

    旁边一艘渔船有人改唱了《大刀进行曲》:“大刀向刘大虎的头上砍去,王家武装的弟兄们,抗战的一天来到了,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王忆所在的船上欢歌笑语:

    “大迷糊真行啊,不拉胯,把刘大虎给干懵了。”

    “没白跟着王老师吃饭,行,大迷糊这次立功了。”

    “狗日的刘大虎就会瞎咋呼,咱们没必要跑,水花岛才几个人?跟他们干!”

    全队人都在夸两次干翻刘大虎的大迷糊,但王忆想要夸一夸一直躲在人后的王丑猫。

    王丑猫性子弱,昨天连渔家幼崽都敢扒他裤子。

    今天刘大虎一上来也吓得往自己身后钻,可最终看到刘金要偷袭大迷糊,他却鼓起勇气抓了蓝子鱼进行支援。

    这很不容易。

    因为刚才双方吆喝的厉害,实际上真动手的就俩,攻防一体又能打野又能MT的大迷糊和远程支援兼魔法辅助的王丑猫。

    他用了鱼毒作为武器。

    这很聪明。

    但很遭罪。

    王丑猫这会哭丧着脸缩在船角,左手掐着右手,右手发红发粗发硬。

    王忆见此赶紧问道:“猫仔,你手咋样?”

    王丑猫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没、没事,就是疼,回去用碱水洗洗就好了。”

    王东峰说道:“对,没事,回去用碱水洗一洗很快不疼了。”

    听到这话王忆就猜到了,这蓝子鱼鱼鳍里的毒应当是酸性的。

    于是他说道:“猫子你赶紧往手上撒尿,用尿洗一洗也就不疼了。”

    王东阳起哄:“对,尿能止疼,你往手上撒尿吧,你没有尿我来给你撒。”

    王丑猫立马爬起来脱裤子撒尿。

    船上的人顿时哄笑。

    王丑猫也回头咧嘴笑:“真不疼了。”

    哄笑声戛然而止。

    王东阳愕然看向王忆:“王老师,你不是拿他开玩笑?”

    王忆翻白眼:“他因为我受的伤,我怎么可能开他玩笑?”

    “那你怎么知道尿能止疼?”王东阳又问,“你是对尿做过啥,能发现这事?”

    王忆说道:“啥也没做,尿不能止疼,是尿有弱碱性,蓝子鱼的鱼毒是酸性,毒素会留在伤口,刺激肌肉肿胀、神经疼痛,用尿能中和。”

    几个人恍然大悟的点头。

    然后纷纷摇头:“听不懂。”

    “听不懂你们点什么头。”王忆无奈了。

    “感觉你说的很有文化的样子,先生传授文化,我们好歹应和一下。”众人说道。

    大迷糊嘀咕道:“我的网兜扔下了,里面都是螃蟹,王老师爱吃螃蟹。”

    王东喜不在意:“反正咱刚开始捡,没捡几个——哎对了,这狗是拖着个网兜上船的,这是谁的网兜?”

    他打开一看。

    里面鱼虾蟹海螺海葵海胆都有,很满。

    众人面面相觑,然后看向老狗。

    老狗缩在王忆裤裆下,安安静静。

    王忆下意识捂住裤裆问道:“你们看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