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20.我又回来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20.我又回来了 (第1/3页)

    王忆在市场里扫了一圈。

    市场里开始盛传来了个狗大户。

    他买的东西确实多,以至于他还去买了个底盘式拖车,以方便将东西送入时空屋。

    而他买的粮油副食零食之类虽多,其实并没有花多少钱,装了满满当当一个小车厢也不过才花了两万块。

    将满车货物搬进院子里后,时间便是下午。

    他没什么事干了,便溜达着出去熟悉环境。

    这边因为有工业园的缘故,人流量挺大,各种商铺店家小摊贩还挺多。

    走到一个路口的时候他看到一台小货车拉着高高的鸡笼子在杀鸡卖鸡:

    “正宗乡间跑地鸡!小公鸡老母鸡齐全!负责屠宰!现杀现卖!一斤只要二十五块!”

    “二十五块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二十五块,你只要二十五块就能买一斤跑地鸡!”

    小货车摊位四周围着不少老头老太,王忆心里一动走上去问:“老板,不都是走地鸡吗?你家怎么跑地鸡?”

    老板说道:“兄弟,我家鸡爱运动,它们不爱走,爱跑!”

    有老太太咋舌:“这也太贵了,二十五块一斤毛鸡,这烧鸡一斤才多少钱?我买的烤鸡腿一斤才二十块呢!”

    老板拎出一只鸡给她看:“阿姨,不看价格看疗效。”

    “我这是正经跑山鸡,你看我车头玻璃挂着政府发的助农项目证书,我也就是在街头卖才二十五,如果进商超它至少五十一斤,我不骗你,骗你我是你儿子!”

    阿姨撇撇嘴:“我才不要儿子,要儿子还得给他娶媳妇,我只要女儿,有女婿给我交彩礼。”

    她又问一个老头:“老南,你也在这里?你买过?”

    老头点点头:“他家的鸡炖着就是香,比不上咱年轻时候吃的纯土鸡,但也凑活。”

    听到这里王忆便确定了心里的想法,去问老板道:“我要是买的多,能便宜吗?”

    老板一边杀鸡一边问:“多少?”

    “一百只。”王忆说道。

    老板的刀子差点割了手:“兄弟你可别逗人玩,我手里有刀啊。”

    王忆说道:“真的,而且以后还买!”

    老板看看左右低声道:“二十一斤,最低价!”

    王忆又问:“五十只呢?”

    老板顿时瞪眼了:“兄弟你跟我闹呢?哪有这么杀价的!”

    王忆急忙说道:“真的买五十只,今天给你定金,我明天要!”

    老板说道:“你要真要也给你二十的价钱,这是我们对外面的批发价。”

    他跟老板谈妥,又付了一笔定金。

    这次定金少了,两百块即可,老板只需要确定他明天确实想买鸡,这样他可以单独跑一趟。

    连卖猴票鱼胶加租房带大采购,一天时间就这么过去。

    他住的附近有农家乐,大众点评上说羊肉是一绝,王忆便去吃了一顿炖羊肉。

    确实很绝,羊鞭炖的绝、羊腰子烤的绝。

    然后他把门锁上开始往时空屋里转移市场扫来的货物。

    底盘拖车开动,他跑了五六十趟才把所有货物扫进去。

    而这不过才占据了时空屋一个角落,也就几个平米。

    时空屋比寻常房屋高,四五米的高度,这样情况下的一百平米的面积是很大的,四十袋大米、四十袋面粉总共四千斤,塞进去后摞起来没占多少空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