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335.盐滩晒鲞(祝周末愉快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335.盐滩晒鲞(祝周末愉快哦) (第1/3页)

    下午,秋雨朦胧。

    雨水不大但是一下子把温度给带下来了。

    王忆停掉了四台冰柜。

    还不知道这降雨时间有多长,得省着点电力的使用,免得蓄电池空了,让社员们连照明的电都没有了。

    他准备买一台ups配合蓄电池使用,同时再加装上一批的太阳能板。

    秋天冬天不比夏天,阳光不会那么炽烈,艳阳天也不会像旱年的夏天一样多。

    不过这事不用很着急。

    外岛这种地方挺适合用太阳能发电机的,因为海上风大、风不停,吹的云彩不住的飘荡。

    这导致了外岛的天气变幻莫测,一天之内可能上午下雨、下午晴天到了晚上又阴天。

    那么只要一天之内有个半天能出太阳,太阳能发电机就能蓄上一批电力供生产队使用。

    仅仅是电灯泡照明用不了多少电,现在五台冰柜一出来,加上印刷机,它们才是用电大户。

    下午王忆就不上课了,其他教师调整课程,祝真学、祝晚安、徐横、杨文蓉四个文化课教师分别带一个班的文化课,另外秋渭水会带一个班的音乐课。

    上午下午各有四节课,上午全是文化课,下午四节课有四个班级轮流上音乐课、体育课。

    反正现在天涯小学兵强马壮,教师已经足够用了。

    特别是以后还要有大仿课,这样教师们的课程都可以安排的少一些。

    王忆没什么事干,先去了服装队找妇女们,让她们安排一下手里的活,找个人跟自己去领录音机。

    妇女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想了想说:“那啥,有个事跟你们说一下,中午头那会我从支书手里拿了个咱们县里教育系统上给发的通知,下个月国庆节,各学校要组织节目进行报选。”

    “我准备领着咱们学校的全体学生去打一套太极拳,这样需要统一服装,我……”

    “王老师你刚才说的是录音机?”黄小花忍不住打断他的话问道。

    “对,录音机不是收音机?”

    “我也听见了,王老师你是不是嘴瓢了?你说让我们去家里拿收音机过来吗?”

    妇女们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

    王忆挥挥手打断她们的询问,说道:“是录音机、是录音机,我给你们准备了一些磁带,等你们把录音机带过来,这样安装上磁带就能听歌了。”

    “你们的工作很无聊、很繁琐,这样休息的时候听一下歌曲,可以舒缓一下心情。”

    妇女们听到这话连连点头,满脸的笑容,欣喜之情真是跃然而出:

    “王老师你真会为我们考虑,你考虑的真好,真周全呀。”

    “对对对,要是休息时候能听听歌就好了,咱生产队就这么一座岛,东家放个屁,西家立马就能听见,队里没有新奇事,让我们平日里都没什么好聊天的。”

    “你真要给我们配一台录音机?就是大队委办公室那一台吗?你们学校不用了?”

    昨天录音机出现,消息便传递开来。

    社员们深感新奇,因为生产队里还没有过录音机呢,他们都想看看、研究研究。

    但是王向红不让他们看。

    录音机上按钮多,他怕社员们好奇乱按,万一把录音机按出毛病怎么办?

    这东西可是进口产品,一台几百块呢,一个社员一年的工分都挣不出来!

    王忆对服装队的妇女们说:“不是那一台,我一共买了三台,学校用一台、你们服装队用一台,还有老高叔的木工队也得用一台。”

    他对黄小花招招手:“行了,嫂子你跟我来,我跟你说说这个事以后怎么操作。”

    “等等,”他又想起自己刚才被打断的话题,“下个月国庆节,咱们学校要在国家生日那一天给组织和人民献礼,我准备的是安排同学们打一套太极拳。”

    “这样到时候得统一服装,我再给学生们弄一批布过来,这次你们要自己做衣服了,给他们一人做一件练功服。”

    黄小花开心的笑道:“又给娃娃们做衣服呀?好好好,没问题……”

    “等等,什么叫练功服?咱们都没有见过,这怎么做呀?”又有人赶紧问道。

    王忆说道:“你们肯定会做,练功服跟以前老人们穿的那种宽松衣服很像,就是到时候在前胸后背的缝一条布,上面有‘武’之类的字而已。”

    他先把计划告诉给服装队,然后领着黄小花去找孙征南领录音机。

    学校给孙征南配备了一个塑料壳笔记本,孙征南工工整整的写上日期,让黄小花签字,这样将录音机交给她。

    外面雨势渐大,黄小花将自己用来避雨的塑料袋子打开,将录音机装进去,自己顶风冒雨的跑回去。

    王忆给她撑伞:“嫂子不用这么急,你看你跑的,这大雨天路滑,小心摔倒!”

    黄小花听到这话便减慢了脚步,笑道:“对对对,山路挺滑的,不能摔倒,摔了我不要紧,摔了这机器可怎么办?”

    她带着录音机回到祠堂,妇女们顿时呼啦啦的围了上来:“拿回来了?”

    “拿回来了!”黄小花欣喜的将录音机拿出来,妇女们立马伸手去抚摸录音机。

    王忆让她们先新奇了一阵,等她们的新奇劲过去了,他给录音机安装上电池,放上一盘磁带给妇女们听了起来。

    前奏响起,悠扬空灵的女声从喇叭里传出:

    “夜半三更哟盼天明,寒冬腊月哟盼春风,若要盼得哟红军来,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是《映山红》!”顿时有人兴奋的叫了起来。

    其他人跟着高兴的进行讨论:“对对,是邓玉华的声音,我一下子听出来了。”

    “《闪闪的红星》,我嫁进咱队里那年,咱队里请电影放映员来放过一部电影,当时放的就是《闪闪的红星》。我听到《映山红》后一下子喜欢上了,当时想学可是没有地方能学,难受了好一阵子。”

    “我也记得呢,一晃好几年过去了,哈哈,队里日子变好了,这歌不用学了,以后想怎么听就怎么听。”

    “那得感谢王老师呀。”黄小花高兴的说,“来,同志们,咱们呱唧呱唧,感谢王老师给咱们队里带来好日子、给咱们服装队带来录音机。”

    妇女们纷纷冲着王忆笑,笑着鼓掌。

    心满意足。

    他现在已经是队里的中老年妇女密友了。

    王忆也鼓掌,笑道:“那谢谢姐姐嫂子婶子们的夸奖了,这机器放这里,你们休息的时候听一听,别一直听啊,小心走神了让剪子戳了肉!”

    黄小花说:“王老师你放心就成,我们不会一直听的,倒不是怕剪子戳肉,我们怕浪费电池!”

    王忆教她们怎么给磁带换面、怎么开始、怎么暂停、怎么结束。

    这些功能简单,妇女们一学就会。

    他又去木工队让王祥高去领录音机,进门一看,王墨斗正在棚子里刨木头。

    王墨斗抬起头说道:“我猜就是王老师来了,听见你脚步声了。”

    王祥高从门口探出头,说:“你小子,你长了个狗耳朵吗?干活你不行,瞎琢磨有你的。”

    他给王忆拿了张躺椅说:“来,王老师试试我们刚做出来的新家伙。”

    王忆笑着摆摆手:“不用了、不用了,墨斗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王墨斗说:“刚才才进的家门,上午坐了张有信的邮船,下午回来的。”

    他放下木刨子出来把黄大军的情况给王忆说了说。

    两次手术都结束了,他们一直在诊所那边养伤,因为营养充沛加上黄大军年轻,他的伤势恢复的很好。

    本来就是皮肉伤,没有伤到骨头和肌腱,这样一个月下来他已经能尝试着下床了。

    王墨斗这次回来,就是要给黄大军做一副拐杖。

    王忆问道:“你跟黄慧慧处的怎么样?”

    王墨斗嘿嘿笑:“咱队里这两年最先娶媳妇的就是我了!”

    “已经有人娶了,人家把婚事都办了。”他老爹立马发出嘲笑声,“而你小子这还没有订婚呢,就把婚事给想好了,想的挺美!”

    王墨斗很吃惊,问道:“谁啊?谁动作这么快?噢噢我知道了,是徐老师……”

    “不是,是王牌销售员麻六。”他哥哥王铁锤简单的说道。

    相比于父亲和弟弟,王铁锤更像是个木匠,长得魁梧结实,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