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章 一梦接苍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一章 一梦接苍龙 (第1/3页)

    我的爷爷叫杨青松,他说过,几百年前,我们村叫斩龙村。

    《苍龙县县志》有记载。

    明初,太祖朱元璋突发疾病,身体三处疼痛难忍,如芒刺在身,无法下榻。刘伯温烧龟甲,撒铜钱一算,便知,应天府正西,有人作祟。

    他带人连夜西去,抵达苍龙山下。

    山势如龙,龙首狰狞,龙口正对应天府方向。

    刘伯温看出,此山乃风水局。

    山中龙气氤氲,已经达到了临界点。要是再耽搁月余,有人若借龙出山,大明恐怕要改朝换代。

    他立刻命人,将此山挖断。

    可是挖了几天,山体总会在他们夜间休息的时候,重新恢复。

    刘伯温一想。

    四象五行,青龙属东方,属木,金克木,金属西方,属白虎。

    白虎克青龙,他命人寻遍附近道观,终于找到一枚青铜白虎印,作为镇物,在龙口风水位埋下,再让手下继续挖。

    这次不一样了。

    他们很快就挖到了一根很粗的树根。

    可士兵们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斩不断这条大树根。

    刘伯温知道,这树根就是龙脉的关键,他又上前,焚香祷告。

    以帝王铜钱剑,一剑劈下。

    一瞬间,乌云蔽日。

    天空一道闷雷,破空而下,随着刘伯温的一剑,生劈在这大树根上,大树根就此被从中斩断。

    山中隐约听得一声哀嚎。

    断根的部位,血流不止,竟染红了整个断头谷。

    附近十里八村,空气中的血腥气,一直飘荡了月余,才逐渐消散。

    不过,断了苍龙山龙脉,朱元璋的病很快就好了。

    几天后。

    下方报传,李靖王的死讯。

    死状诡异,如同身中三箭而死。

    其实,多年前,李靖王就因为谋逆之嫌,被太祖所贬,所去之处,正是苍龙山。

    李靖王这些年不思悔改,在苍龙山休养生息,以风水造龙,想要谋逆,却不料,被刘伯温一剑斩苍龙,破了风水局。

    风水局被破,李靖王死于反噬。

    山下村落,由此得名斩龙村。

    只是,时间长了,村名方言口口相传念转了音,成了盏楼村。

    苍龙山,其实就在我们盏楼村的后山。

    我叫杨慕凡。

    小时候,爷爷经常带我上山。几乎每隔半年,我们就要去苍龙山一次,爷爷也不说干什么,只是带我看看。

    村里其他人,都把苍龙山当做禁地。

    所以,我小时候常被人疏远。

    到了学龄,爷爷也没有让我去上学,享受义务教育。

    他反倒是自己教我识字,还给了我一本笔记,叫做《风水师秘记》。

    这个一本非常厚实的手抄本笔记,看起来破破烂烂的,但外边却有着一张羊皮和一张麻布,包裹的非常严实。

    我从小学习里边的内容,山、医、命、相、卜等等,各种内容,五花八门。

    爷爷说,这些内容晦涩难懂,要慢慢学。

    可我却觉得,这些内容很有趣,学的很快。

    十八岁那年,这本爷爷说他自己看了大半辈子都只看懂了不到半本的笔记,我却已经烂熟于心。

    只是,爷爷却告诉我一个禁忌。

    笔记最后被粘住的三页,千万不要打开!

    学完那天晚上。

    我做了个怪梦。

    我梦见一头瘦骨嶙峋的老龙,匍匐跪拜在我面前。

    它的脑袋与身体分离,不在一处。

    老龙奄奄一息,求我救他。

    我看他可怜,也就没有拒绝。

    早上。

    等我醒来。

    盏楼村门庭若市,前所未有的热闹。

    我们村地处偏僻,交通也不好,村民的日子过的苦不堪言,平日里一年见不了几辆私家车。

    可今天一早,村子里只要能停车的地方,全都停靠着一辆又一辆的豪车。

    有的人拿着罗盘,有的人拿着铜钱剑,桃木剑,八卦镜等等,各色各样人,年轻的,中年的,年老的都有。

    爷爷说,这些都是大人物。

    白衣是北山派的,青衣是南医派的。

    黑衣是西命派,而那些穿麻衣的,是东相派。

    除此之外。

    还有一个中卜派,但是,今天没人过来。

    这些大人物,在村里向导的带领下,全都去了苍龙山脚下。雷雨还没停,他们也不怕危险。

    清晨的苍龙山,还在云雾缭绕之中,犹抱琵琶半遮面。

    听村民们说,昨天晚上电闪雷鸣,山里一直隆隆直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就问爷爷,咋回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