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引子:爱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引子:爱杀 (第1/3页)

    程真睁开眼睛,头还有着重重的晕眩感,空气中透出一丝海的咸腥,她挣扎着起身,搭在胸前的薄被顺势落到腰间,随之而来一阵撕裂般的痛。

    恍惚间低头,程真看到自己光着的身子,心内惊叫,一切都想起来了。

    错乱的吻,腥红色的酒,在海里纠缠的身体,蓬勃的欲望,无法疏解的疼痛,昨夜的一切。程真捂住头不想回想,但记忆却潮涌而来,周锦生有着看似瘦弱却有力的臂膀,他从水里揪住她,吻得她上不来气,然后又箍着她,踉踉跄跄从海边一路热吻,回到了这别墅里。

    她听到周锦生说,我爱你,听到他说,去它的世俗,去它的阴谋阳谋,我周锦生,这辈子,就只爱你,也只要你一个女人,程真,你给我!

    他的口气没有祈求,他要她,那样的倔强与硬朗。

    是酒精作祟,程真现在千百万个后悔,自己怎么就喝多了,怎么就让周锦生得了逞?他远不是她的对手,她怎么会让他得逞。

    程真压抑住心上与身体上的强烈不适起身,凌乱的被褥间,赫然一抹已然干涸的血迹,她再咬咬唇,二十年,她竟然将处子之身,给了她的仇人,痛苦让她像困在斗室里的野兽,只想嘶咬,只想怒吼。

    周锦生看似文雅,但一旦情动,却强横张狂,程真现在全身,无一处不痛,脚腕与手腕上的淤青清晰可见,昨夜里,他们有多放肆。该死啊,程真在心里骂着,将唯一还完好的真丝内衬裙套到了身上。

    对面的穿衣镜里,映出程真此时的样子。两根细带子的卡其色真丝裙,顺滑地贴伏在她玲珑有致的身体上,修长的脖颈到雪白的胸脯间,深深浅浅,不忍细看。程真晃了下头,飘逸的卷发遮过来,盖住了那些痕迹,转身出了卧室。

    楼下有动静传来,程真顺着楼梯走下去,一路都是她与周锦生的衣物,仿佛在帮着程真回忆,周锦生如何趁着她的酒醉,将她生生的剥开,一层一层,再攻陷,掠地攻城,她每往下走一步,恨意就更深了一层。她看到了自己的腕表,那是哥哥送给她的十八岁的生日礼物,它躺在楼梯的最下面一层,程真走过去拾起来,扣在自己的手腕上。

    想到哥哥,心里的恨意与悔意更甚。

    就在这时,她听到了周锦生的声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