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6章 我们为什么这么痛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16章 我们为什么这么痛苦 (第1/3页)

    程真在周锦生的办公桌前寻找最好的安装点,外面,周锦色缠着周锦生,痛哭地斥责着。

    好像听到几个名字,颜儿,什么浩,左什么,还有一个唐小山,程真几次听到这个名字了。

    周锦色是在说唐小山,她的前夫,一个完美的好男人,她最最不屑地好老公人设,用道德的链锁将她死死的锁住的男人。

    “唐小山要我不快乐,我偏不,我就是要喝洒,要出去玩,我就是要他没脸……”她一边说,一边挥着手,仿佛要拽住什么,又像是要抛开什么。

    周锦生不得已,只有拉住姐姐:“姐,回你房间,我叫刘婶给你醒酒汤……”

    “什么醒酒汤,我又没醉,呕……”酒气上涌,她险些吐出来,“我去卫生间!”说完,她就要往里冲,弟弟这书房里面有个套内的卫生间的。

    周锦生挑下眉,拉住姐姐,刚怕弄疼她,都没有使出多大力气,见她此时要进去,他有些急了,双手用力地捏住她的双肩,像是直接将她抱起来,周锦色还有些不高兴:“为嘛不让我进去,你书房里有人吗?女人?”她喝得多了,糊里糊涂的:“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背着我们女人搞女人,哼,看我抓住她……”

    周锦生哭笑不得,将姐姐推出门外,走出书房。

    他这样,周锦色倒被他激得起了反抗的心:“啊,不会真有人吧,周锦生,我不客你有女人,你该有个女人了,但得让我看看是谁……”

    她喝了酒,力气倒是大了,挣开弟弟的手,直接返回去,冲进里间。

    书房里灯光柔和,四下除了书就是书,哪里有什么人,周锦色“咦”了一声,扭头看弟弟,有些错乱感:“没人你怕什么……”

    周锦生也疑惑,明明有个人,也许在卫生间?

    正想着,周锦色就冲去卫生间了,周锦生吓了一跳,眼看着拦不住她,他闭下眼,心叫糟糕,虽然自己与那个女孩子没什么,但喝高了的周锦色,向来是糊搅蛮缠,与个醉鬼纠缠,想想都头疼。

    但是,周锦色进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