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卷 子安行 第七章 石亭志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一卷 子安行 第七章 石亭志礼 (第1/3页)

    殷子安来到蓟北轩南的村落,印象中这里是叫石亭村,比起十年之前倒是增加了不少规模,村口的荔枝树葱郁依旧,只是当下正好过了吃荔枝的时日,算是一点遗憾。

    南郊细雨没有完全停下,如思如慕般还落着难以察觉的小雨,殷子安平白无故想到若是这样的雨丝白月儿可还有拈为锋刃的本事。

    村口残壁上蹲着几位贪玩的稚童,想必是才见雨小了些便忽悠家里人出来结伴玩耍。小孩子衣衫单薄,却全然不顾被这场秋雨微微浸湿的上身,蹲在墙头玩着类似手弹石子的游戏。

    殷子安眼看得离那村口将近,脚步渐渐放缓,在那稚童之中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后者显然也看见了疾行前来的殷子安,才跟伙伴们玩耍输了的眉头忽的舒展开来,一跃下墙头,三步并做两步地朝着殷子安跑来。

    小童不知如何称呼殷子安,只是心底欣喜,滑稽地挥着双手,憋了半天,一句“公子”就要开口。

    “我姓殷。嘿嘿,没成想在这能见到你小子。”殷子安缓缓站定,看着眼前这个几天前才在延城天源居被人当成小贼痛打了一顿的小孩,展眉笑道。

    “殷哥哥。”

    小童憨然一笑,说道:“我叫徐志礼。”

    说着小童的目光时不时往殷子安背后的白月儿身上瞟去。

    “徐志礼?”

    殷子安挑眉道,没想到这小子还起了这么一个颇有抱负的书生气名字,这在山野村落当中算得上少见,也不知道是那家秀才的后生。

    “你家在这村中?”

    徐志礼点了点头。

    “那在这村里你可知一人名叫张春萍?”

    徐志礼眨巴了几下眼睛,疑惑道:“殷哥哥说的可是我娘?”

    “你娘?”

    殷子安愕然,但很快便反应过来,神情感慨万分。

    “唉,那你以后可得喊我殷叔叔了。”

    ……

    十年后的重返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惊喜万分。殷子安背着白月儿行走在村中难免受到村民的各种目光,在这延城南郊还要往南的村庄,平时能见到赶路的客商都已经是稀罕事,更别说还是殷子安这般看上去颇有身世之人。

    其中一些个健在的老人殷子安尚能有些印象,至于那些同龄人,殷子安大都已经认不出来。殷子安对此也没有热情到逢人便要上前追忆那些个少年往事,一是此行毕竟是为了安置中毒的白月儿,二来殷子安并不想在这徒生事端,引起些不必要的麻烦。

    “好不好看?”

    发现那徐志礼的目光总是忍不住朝向自己这边,殷子安心知这小子的注意力是放在了自己背上的白衣女子身上,于是调笑道。

    徐志礼大方承认:“真好看,像从书里走出来的姐姐。”

    殷子安回想起不久前背上这女人还扬言要杀了自己的话,不禁翻了个白眼:“哪本书,我可得好好看看。”

    徐志礼问道:“姐姐这是怎么了。”

    “她呀,睡着了。”

    徐志礼哦了一声,没有再问。

    片刻之后,二人来到村西的一处独院,说是院落,也不过是用树枝简简单单在周围圈出一个栅栏围成的模样。见到那小院里正从水缸里往外舀水的身影,殷子安在门外站定,神情复杂。未曾想当年如大家闺秀般的深院女子如今已为人母。

    “娘!”

    徐志礼小跑着来到女子身边,指着门口叽里哇啦乱说一通,女子起身在衣摆上擦去手上水渍,看向殷子安的方向。

    女子略微有些消瘦,双眼也略显疲态。

    殷子安轻声说道:“春萍姐。”

    徐志礼到:“这位公子姓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