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卷 子安行 第八章 山岳将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一卷 子安行 第八章 山岳将倾 (第1/3页)

    从石亭村到玉岚山白家的路不是官路,大都是些前人栽花留下的羊肠小道,杂草丛生,碎石遍布,再加上才下过一场秋雨,有些个地方泥泞不堪,车轮极易陷入。殷子安为了让白月儿平躺得安稳,一路全凭脚力走过,已经不止着了一次这泥坑的道,每次都要竭尽毕生所学,想方设法将那推车从那坑里平稳抬出,有一次甚至用上了才从风长庚那学来的剑气杀人的手段,只不过这番却是用剑气来刨地挖土,简直狼狈不堪。

    后来殷子安索性本人走在前面,双手握着车把前拉,这样全凭自己的脚感,倒是避免了不少诸如此类的麻烦。缺点也有,这才走了不到一个时辰,殷子安的下半身已是遍布黄泥,哪还有半点翩翩佳公子的风范,全然是一个才干完农活的庄稼汉。

    当然依照殷子安怼天怼地的脾气,每当自己背时踩进泥坑,嘴上少不了一顿谩骂,开始骂这破路,后面骂这鬼老天,骂那后娘养的杀手刺谁不好偏偏要刺这丫头,刺一下就算了,居然还下毒,平常毒就算了,居然还是那白微刺毒,活该被杀。可骂归骂,殷子安的步子却丝毫不慢,这二十里走到最后毫无脾气,竟是半刻也不曾歇过。

    对于白月儿的身份这一路上殷子安也能想明白个八九不离十,一身蓟北轩绝技十八拈,处入魁星楼如过家廊,多半是和自己那个武功盖世的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样倒也说得通了,殷子安回想起在魁星楼的那些时日,这姓白的丫头似乎就没有给过自己什么好脸色,起初殷子安还纳闷,自己跟这姑娘头回相见,无冤无仇,这一般人哪怕是路边见到条素未谋面的野狗也不至于跟它对咬吧,可这丫头偏偏和自己处处不对付。

    想当年池漱为救自己身死延城,若是没有这层缘故,兴许二人就不会是这般势同水火。

    “也难怪你会在蓟北轩说出那种话。”

    殷子安的目光柔和了几分,擦了擦满头大汗后有轻声说着不知道给谁听的话:“所以你千万别死在我前面,我对不住我娘,对不住陈九。”

    说罢殷子安一脚深深陷进泥中,紧接着一声谩骂如约而至。

    ……

    直到离那玉岚山白家家门就剩最后一段路程时,殷子安才抽动着眼皮发现白月儿不知何时已经醒来。

    “你什么时候醒来的?”

    白月儿苍白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昨晚。”

    娘嘞,鬼知道这丫头昨晚什么时候醒来的,那岂不是被这丫头听了自己骂了一晚上的祖宗十八代,更别说那时不时从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