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卷 子安行 第十七章 走马坡下(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一卷 子安行 第十七章 走马坡下(一) (第1/3页)

    殷子安不是没想过此行艰难,白家家主白屏自打最初不想救治白月儿,个中隐情殷子安不好追问,但眼看着白月儿气色转好,就算是这白家要把自己的头颅给割去,殷子安自认也可双手奉上,只不过届时就得看白家可有这个胆识接下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剑破万法,这也是殷子安出了那泰安城以后仅有的那点自负了。

    启程这日白月儿走出白家前来送行,这丫头本想此行随殷子安同去,被后者几句话搪塞了回去。

    “这白家居心叵测,要是你白月儿在路上再给人捅一刀子,世子殿下可没那个本事再救你一次。”

    于是此事作罢。

    殷子安当然也想过若是白月儿身在白家有多少凶险,不过后来得知白家家主白屏也会随行,便自有三分算计。此举虽说冒险,但也总好过让伤势未愈的白月儿受这舟车劳顿之苦,照白屏的话来说就是万一闹得毒性复发,那就是神仙来也都救不了。

    殷子安无奈也只能听由白屏安排,但也忍不住多问了几句:“你随我们去平遥城,这吴黎的伤势谁来照看?”

    白屏对此早有打算:“我已经把解毒的药材给了我院里的丫头,早中晚都有人将解药送到吴姑娘的房中,再过几日毒性根除,吴姑娘便可以自己决定去留。”

    殷子安故意激道:“白家主如此好心?”

    “殷公子若是不信,我白屏这条命就交给你了。”

    殷子安哈哈一笑:“家主大气,殷某人收受不起啊。”

    此行白家高手尽出,殷子安粗略估计了一番,算上那日与自己交手的那位一阳境圆满的白原,还有两位修为不一的一阳境高手,三人气息绵长,在殷子安看来与那些个未入气的门人有显而易见的区别。

    白家的三位一阳境高手中白原走在队伍最前方,另外二人则于队尾缓行。殷子安身处正中,与白屏和白起二人并肩前行。殷子安不是个耐得住寂寞的性子,一路上有了空闲便忍不住与身边的二人交谈,在这过程中殷子安也得知了一件意料之外的事。

    “你们两人是姐弟?”

    白起也有些不解:“师父你不知道吗?”

    自打殷子安那日教了白起那融汇贯通的两招剑术精髓后,白起不知何时就改了口,喊起了殷子安师父。最初得知此事的白屏免不了惊讶,毕竟这殷子安和白家之间还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隔阂,双方都是老谋深算到不知何时便会到那撕破脸皮的地步,白起一口一个师父喊的这般亲切也不知是福是祸。不过随着这几日过去白屏也就平静地接受了这一事实,既然双方都还维持着明面上的客套,更何况这殷子安的修为这般深不可测,就算让白起喊上一声师父也无伤大雅。

    至于殷子安,他本就是那种脸皮堪比城墙倒拐厚度的人,那时传授这叫白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