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卷 子安行 第十九章 气旋惊鸿(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一卷 子安行 第十九章 气旋惊鸿(一) (第1/3页)

    剑指如虹,殷子安指起指落,尖啸声起,那大汉横在胸前的瓮金大锤应声裂开,殷子安变指为掌轻送复而握拳,一道罡风骤起,将那大汉席卷出去,八尺之身瞬间没入那走马坡下的巨石之中。殷子安毫无就此罢手之意,拳力才卸去半分,便曲肘成崩山之势,虚空一击,似是要将那以再起不能的八尺大汉碾作肉泥。

    白原一步向前,挡在这一肘击前,却顿时被那山岳般的力道击飞出去,在地上擦出一个足足三丈有余的血痕。白原面色惨白,正欲支撑起身,却只觉得内里气机缭乱,就如气海被人捅出一个窟窿,气息一泻千里,竟是连常人都不及。

    一旁观战的白屏猛地看向那依然立于那坡上冷眼旁观的鬓白老人,大声道:“三长老!”

    殷子安冷笑一声:“急什么?”

    说罢殷子安看向一旁复而捡起那柄钝刀的刀客,讥讽道:“你用刀,我便以刀法杀你。”

    说着一手作掌刀,以五指为锋,一刀刺出,天地气机就此裂出一道沟壑。那名玉岚山的刀客手中刀从正中崩为两半,殷子安一掌托起,一方尘埃无根停滞在空中,层层杀机隐现,殷子安蓄得三分力,一掌平削而出,那粒粒尘埃皆为刀锋,顿时在那刀客身上划出无数血痕,殷子安一刀再起,竟是凝气成形,磅礴气机宛如实物一般附着其掌心,继而暴涨至五丈之远。

    殷子安连带着冷冷看了一眼方才那使得一手暗器的孙家弟子:“宗家小子,你还有三息时间。”

    这分明是要一刀连斩二人!

    三息时间,实则这手起刀落何须三息!殷子安掌中气刃以破竹之势扫过,那手中刀具崩断,面对此景早已失去战意的玉岚山刀客竟是双目出神,仍由那磅礴气机穿身而过。不过一息之间,那气刃便已斩至那病态男子身前,却在即将接触到其头颅的那一瞬间被一道白光尽数打散,层层崩断。

    殷子安当即覆掌,切断气机,连退五步。那无根气刃失了牵引,眨眼间便将这十丈以内的树木斩作碎屑,一道白衣人影缓缓落至那病态男子身边,手中一道拂尘将周身木屑荡开,同时升起一道隐隐泛着白光的护罩,以抵挡这片天地间肆虐的气息。

    半刻之后,走马坡下这才复归平静,那名刀客此时浑身上下无一处完好,就在风息一刻顿时双腿跪下,七窍流血,继而整个上身倒地不起,细细看时,可见在那脖颈处有一道指宽的刀痕。

    殷子安对此视若无睹,随即将目光转向那位站在病态男子身边的白衣老人,双眼微眯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鬓白老人手持拂尘,鹤发童颜,养气功夫也是极好,面对殷子安此番作态竟是不愠不怒,依旧是那悠然神情,倒是隐隐有了几分神仙姿态。

    “老夫玉岚山孙征。小友身手不凡,年纪轻轻便有这般境界,不知师从何人?”

    殷子安听出这老头语气之中的招徕之意,顿时笑道:“老小子没羞没躁,这是想收我为徒?”

    那名叫孙征的鬓白老人道:“小友今日伤我门人,定是要给玉岚山一个交代。更何况你先前还杀我门中长老,不论此事是真是假,你若是愿意归于我门下,我自会让宗门对你从轻发落,届时你随我修行,日后对你武道一途也是大有裨益。”

    殷子安眼神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