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卷 子安行 第二十章 气旋惊鸿(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一卷 子安行 第二十章 气旋惊鸿(二) (第2/3页)

依仗也已失去,此时的他已与常人无异,只能如做大梦般希冀着这黑袍后生再无后继手段。

    殷子安狞笑一声,这才一掌,怎就成了这般模样。

    另一掌随即推出,殷子安正想着两道惊鸿,这后一道用来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匹夫着实委屈了些,这时只见几道白芒自其身后射来,殷子安灵犀一动,当即回身将那掌中龙卷倾泻而出,那几道白芒瞬间如断线纸鸢一般荡在空中。殷子安伸手一拈,却是那救人所用的针砭。

    在众人惊异万分的目光下,一直冷眼旁观的白家家主白屏此时身形如飞燕一般轻掠而出,手上几道针砭随之射出,竟是裹挟着雄浑气机,殷子安站在原地双眼微眯,挥剑荡开那几支针砭,继而抽出长剑,向着白屏的方向奔去。

    片刻间二人已然对上,二人在空中交手仅一合,殷子安便一剑抵在白屏咽喉处,后者遂双手一松,手上暗器尽数掉落,分明是投降之意。

    殷子安勾起一抹难以察觉的微笑,低声说道:“你倒是心思剔透。”

    说罢殷子安环视白家众人,以及身后那已在自己的一掌惊鸿之中丧失五感,此时仅是盯着前方的三长老,摇了摇头,一只手提着白屏,向着密林深处奔去。

    自有白家弟子拦路追赶,白屏眼神示意,殷子安以剑划地,一道足有一尺之宽的沟壑横亘其间。

    “过此线者,便来与我一战。”

    ……

    月明星稀,平遥城南不知何处的荒野之中,晦暗之中亮起一点火光。

    “是我看走了眼,堂堂玉岚山白家家主,怎么可能是个不入气的普通医者。倒也是,这一般医者,最多治得了那常人顽疾,哪能当得起圣手之名。”

    殷子安看了一眼那隐藏颇深的白家家主白屏,后者此时端坐在一旁的树桩上,正神情呆滞地看着眼前的篝火。

    殷子安蹲在火旁,将几只晚间才从林间逮到的兔子给撕开穿到树枝上,这个时节要在山野里找到些野物实属不易,这两只野兔已是殷子安整整用去一个时辰得来的食物。

    殷子安将其中一只兔子递给那白屏,说道:“没给你把手脚绑起来就自个儿动手。”

    后者淡然接下。

    殷子安找个根树枝将那兔子架起,拍了拍手后站起身子,好奇问道:“你是如何隐蔽你一阳境的气息?”

    “自封经脉,这对医者来说不算难事。”

    殷子安哑然:“是对你来说不算难事吧。”

    白屏将头偏向一边,不置可否。

    “今日你倒是给的两边一个好台阶下,我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而且说实话,我生平最不想招惹麻烦,更不想卷入你们玉岚山的这些个恩恩怨怨。我殷某人或许没有杀人的能耐,可借坡下驴的本事还是有的。”

    白屏难得做出一个苦笑的表情,说道:“殷公子说笑了,一战杀死两名一阳境高手,重伤三人,还险些一袖拍死我玉岚山三长老,这个杀人的能耐可大了去了。”

    殷子安对这般恭维话语置若罔闻,说道:“我没工夫跟你扯这些闲言碎语。我且问你那丫头现在白家如何?”

    白屏说道:“不出意外应已被门人擒下,正在送往平遥城的路上。”

    殷子安又问:“你就不怕你门内弟子搞不定,偷鸡不成蚀把米?那丫头境界我不知道,杀人的手段却是一等一的高,白家我看可还没有能奈何得了她的人在。”

    白屏如实说道:“白家没有高手,宗家自会派人前去。而且我在临行前留下的药方中动过手脚,吴姑娘行气过紫檀自会受阻凝滞。此番四长老亲自带人前往白家,五日前便到了,如今应是已在前来平遥城的路上。”

    殷子安神色一变,他身为武道中人,自是晓得行气入紫檀受阻将使气穴受损,好似千里江河一入汪洋,却被人中途截流,自是气机奔入周身,极损躯身。殷子安知道白月儿那倔强脾气,若是一发不得过,定是要蛮力破开气穴,若是引得体内气机倒逆,冲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