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卷 平西稗史 第六章 顺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二卷 平西稗史 第六章 顺者 (第1/3页)

    蜀宁朝天堑关。

    天堑关地处天幕山脉,位置在贵省山阳郡与西蛮科马苏尔草原交界的一处中间位置。天幕山脉山如其名,如天上的帷幕似乎是从天而降一般横立在这块大地上,人们如果从山脚下向上仰望,只能看到这山脉耸立入云如消失不见似的。

    天堑关,关如其名,似乎是被谁用一把利刃从天幕横腰斩断形成的一个缺口,每个第一次到天堑关之人都会心怀敬意的感叹这天地造物的鬼斧神工。

    天堑关原名天堑口,是西蛮入南国的唯一通道。靠人力根本不可能在隔断西蛮和南国的天幕山脉间打通另外一个通道,至少现在这个时代的科技不能做到。

    这唯一的要道是自古以来西蛮与南国的必争之地。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天堑口都被西蛮牢牢控制着。西蛮位处高原,贵省地在盆地,华族军队攻打天堑口只有爬山仰攻,西蛮则轻松得多。爬山仰攻的补给非常不便,行动容易被高高在上的西蛮发觉。在天堑口,华族可没少吃败仗。西蛮也仗着天堑口的易守难攻,屡次派散兵袭扰掠夺华族的边境城市,铁蹄过处,寸草不留,民不聊生。

    终于到了古悍朝的时候,一代圣皇悍武皇柳掣发全国之力,动用四十万精锐雄兵征讨天堑口,在经过了无数次艰苦卓绝的争夺战,损失了二十多万人的情况下终于从西蛮手中夺得这个天险要道,他又征发民夫十万肩挑背扛、艰辛异常的在这个天险上修建了一座要塞,宽不过数里,高不过一丈,驻军不过万,道路难行,其补给多靠民夫肩挑背扛。

    它,就是今天的天堑关。

    时至如今,天堑关的情况已大大的改善,要塞拓宽了不少,如今驻军达五万人之多,城墙增高至两丈有余,在历朝历代对山路不断的开拓下,如今已有一条蜿蜒曲折的马道直通关上。

    现在,除非是遇到卖国求荣之辈,天堑关已然绝不可能被西蛮攻占,更何况西蛮之前统一的草原帝国在历史的长河中悄然而逝,替代它的是十二个各自为政的大部落,他们互相征战、自顾不暇,已无余力组织一支能够攻打天堑关的军队了。

    如今天堑关上的驻军相对靖旷关来说是生活得很惬意的,至少没有那种随时可能面临大战的压力。

    这几天天堑关的关守云风却很不高兴,前几天来了两个人,一个是贬谪来的书吏,一个是书吏的护卫。就是这个贬谪书吏赵开源让云风很不高兴,故今天他请了几个关上主要将领到他帅府一起喝酒解闷。

    “哼,一个乳臭未干的娃娃,拿来也是乳臭未干的圣皇娃娃的一张废纸就要老子什么都听他的,岂有此理!”云风单手抄起大碗猛灌了口酒,将碗摔在地上很是不忿的怒骂着。

    “可不是,一个臭书呆,求都不懂,还派来管老子们这群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战士,这算他妈个什么事。”一个叫舒朗的统领也有样学样的摔碗抱怨着。

    “那是,咱们关守大人可是当年那场死战里表现非常卓越才被林大将军看中提携起来的,那个赵小子算那个根葱?仗都没打过。”一个叫蒋禁的统领也不服的讥笑着。

    “那可不,那小子如果上战场感受到几万、甚至十几万人凛冽的杀气多半都会被吓尿吧,哈哈!”一个叫刘双的统领大笑着随声附和。

    “哼,那是肯定的,哈哈!”云风似乎看到了赵开源面对千军万马吓得尿裤子的场景,开怀大笑,众将也大声放肆讥笑,只有一个人除外。

    “咦?王副将,你怎么不说也不笑?”这时云风见他的副将王黎淡然的抿着酒,根本不搭他们的腔,略带不快的问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