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卷 平西稗史 第八章 风波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二卷 平西稗史 第八章 风波起 (第1/3页)

    圣都,林府。

    “什么,云风反叛?笑话!”林仲乍一听到这个消息顿时火冒三丈、怒不可遏,云风这个属下他是知道的,虽然此人仗着有点军功蛮横不讲理,但让他反叛,哪怕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是绝对不敢的,事实也确实如此,云风只是不服赵开源而已,根本没有要反叛的意思。

    “我也说呢,云将军虽然不知礼数,横蛮无状,但是绝对是个忠义之人,不然他在关上已有十余年,早不反叛,晚不反叛的,偏偏在这个时候反叛,而且还给人家一锅端了,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啊。我看反的一定另有其人,应该是那个王黎。”说话的是林仲的心腹参军赵刚,此人身宽体胖,一脸富态像,是个十足的大胖子。

    “不行,虽然那云风一向自诩我的门人,我从未应允。但他确确实实是我的部下,这事一定要弄清楚,来呀,备马,本将军要入宫面圣。”林仲怒气冲冲的说着。

    而皇宫内,芈临也很不高兴,他面前摆着两封奏折,一封是天堑关副将王黎的,一封是密使赵开源的。

    “关守云风率舒、蒋、刘三将意图谋反,幸有书吏赵与臣提早探知,以雷霆之势除之。今敬告陛下,望陛下圣裁!”这是王黎的奏折概要。

    “圣都一别,已半载有余,源常思陛下之隆恩,惟肝脑涂地而不能报也。今天堑守云风携舒、蒋、刘三人谋反,源得陛下抬爱授便宜之权,故斩此四人以报君恩。此间,副将王黎居功至伟,望陛下酌情赏之。”这是赵开源的奏折概要。

    “哼,秦卿,这个赵开源不简单啊,云将军领关守十余载都没反,他一去就反了,还向朕要官,他当朕好欺么?”芈临指了指面前的奏折,他双目如电的睨着秦瑟,面色很是不悦,他俨然已经把赵开源当成了秦瑟的门人。

    秦瑟面色从容,他不露声色镇定的说道:“这其中或许有些缘由,臣觉得应该派人去查查后再做定论。”

    “查,有必要么?你只说这事怎么处置。”芈临闻言更加不悦了。

    “报,承天将军林仲求见!”这时门外的太监吆喝了一声。

    芈临听到后,他面带戏谑之色对秦瑟玩味的道:“看吧,云风‘娘家人’来了,朕看你该如何去应对。”

    言罢,他缓缓吐出个字:“宣!”

    “陛下,云风死得冤啊!”林仲进门就声泪俱下的跪拜嚎哭着。

    芈临见状好言劝抚道:“林卿平身,卿不要过于悲伤,事情朕已然知晓,朕会主持公道查清楚的。”

    林仲闻言站起了身,犹自愤愤不平的道:“遵旨,云风此人素来虽言行无状,但对我朝绝对是忠心耿耿,十余载毫无反迹,怎么可能突然就反了,定是那王黎反了才是。”

    “恩,将军的意见朕知道了。”芈临闻言不予置评神态很平静的回应。

    “可是?”林仲还想说点什么。

    秦瑟适时的搭话道:“大将军,事情未明之前,我们在这妄自揣测又有何用?不如等查探清楚之后再做定论可好?”

    林仲听闻此言,面带不屑的冷哼道:“哼,事情摆明了是有小人作祟,还查什么,直接把那王黎绑了回都严加拷问不就结了!”

    秦瑟毫不介意吃了顿呛,他面色平静,语气淡然的道:“将军此言与儿戏何异?望将军能冷静断事。”

    “你!”林仲大怒,爆喝一声。

    “够了,这事朕自会处置,两位爱卿不必争吵。”芈临此时面带不悦的出言制止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