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章,重生归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二章,重生归来 (第1/3页)

    霜儿吓一跳,松了剑,后退一步:“你如何知道我娘的闺名?”

    原来不是霜儿,是十九。

    我如今的身体和人一样,也是不能发热的。

    我摸了摸断臂处,滑溜溜的,一如根茎腐败的迹象。

    我撑着身体坐起来,靠着树根,我看着她的眼睛说:“你打算杀了我,拿了钥匙去给周子峰交差?”

    十九久久的瞧着我,眼神晦暗不明。

    最后她也茫然起来,她捡起剑抱在怀里,呆呆的望着篝火。

    后来她说:“要是我杀了你,你一定很伤心吧?”

    这傻孩子,倒也,不太傻。

    我不由叹了口气:“你怕我伤心?”

    十九说:“我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真不知怎么说这种滋味。”

    我怔怔的望着她和霜儿一模一样的侧脸,叹了口气:“趁我现在受了重伤,你割下我的脑袋,去找周子峰换解药吧。”

    “那、那你真的会死吗?”她问。

    那倒也不一定,毕竟我还没有第二次死过。

    “我是妖怪,你不怕我?”

    “我有点怕,”她低着头,“开始是怕你,后来怕你死。我好像看见过你死似的,一想到那个场景,心里就堵得慌。”

    我心头一软。

    她又说:“周大人也没有真正的解药,反正回去也是一死,还不如跟着你浪迹天涯。”

    这倒有点新鲜了,我未婚妻的女儿,要同我浪迹天涯。

    我想起从前霜儿给我讲过一个话本子。

    有一个叫杨不悔的姑娘,爱上了她娘的初恋情人,一个半身截瘫的残废。

    我如今连残废都比不上了。

    我说,你还是把人皮面具戴上吧,我怕我看多了,会把你当成你娘。

    8.

    我还是决定带十九去兵库。

    我死的时候,霜儿已经那么痛苦,若是我死在她的女儿手上,霜儿泉下有知,她怕是更心疼愧疚了。

    所以我不想死了。

    去兵库的路途十分艰难,要翻越几重山。兵库在一个溶洞深处,溶洞中如同迷宫。

    我胳膊断臂处已经散发出烂萝卜似的臭味,再不找个地方休眠,怕是要撑不住了。

    我带着十九停在一个大山洞里,回忆着方向。

    火把在山风下闪动,火光印在她的脸上,显得歪歪扭扭。

    十九问:“不是这个山洞吗?”

    我想了想:“太晚了,今晚就在这里休息,明日再去寻吧。”

    十九架起了篝火,又拿出干粮,问我:“你真的不吃吗?”

    十五年来,我已经不需要进食,我可以随处汲取水和养分。

    天亮的很慢。

    十九夜里也没怎么睡,快天亮时才靠着山壁睡了一会。

    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根须被绑起来了。

    根须的经脉从我的断臂处生出,带着断臂腐败处难闻的黏液。

    十九瞪着我。

    我在她开口之前,拉她出山洞,骤然松绑,停驻不及的十九被甩在地上,滚出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